January 13, 2016

在《美国杂志》近期的一次采访中,教宗表达了他对当今女性在教会中应担当的角色的关心。他说,“来自女性的深层次的呼吁必须得到正视和回应。教会若没有女性和女性发挥的角色,就不能称之为教会。”

 

我同意教宗的观点。我有一个了不起的妻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媳和三个孙女,她们每天醒来就面对一个因为她们是女性而歧视她们的世界。然而,在性别歧视的问题上,根源性的是教会事实上正引导着这层压迫!许多信徒发展出了一套特别的神学理论,并引用《圣经》来贬低女性,尤其在教会里,刻意地压制女性发挥她们强大的领导能力。深信女性不如男性有资格、蒙恩召、有恩赐的基督徒领袖数目之大,简直让我瞠目结舌。

 

关于剥夺女性权力的论点,既不符合逻辑,也不符合《圣经》。比方说,魔鬼的使命是杀害、偷窃、毁坏,那么我们来看这个事实:全世界超过80%的罪行出自男性!仅在美国,93%的囚犯是男性,只有0.04%的暴力犯罪是女性。没错,男人还造成了绝大多数的战争,犯下了史无前例的暴行,煽动了惨绝人寰的种族灭绝。想想看:是希特勒——一个男人屠杀了犹太人;是男人,屠杀了印第安人;是男人,奴役了黑人。男性,拦下了绝大多数的强奸、杀人、偷盗的罪名。最后,还是男人,把耶稣钉上了十字架。《圣经》没有任何关于女性致使耶稣受难的字据!事实上,倒是彼拉多的妻子曾经劝说丈夫勿要有份于钉耶稣十字架的罪孽。请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并不是说女人总是无辜的、无罪的。我只想指明,男性有着超过女性五倍的可能性做魔鬼的帮凶。

 

根据《圣经》记载,主被钉十字架时,十个使徒尽都闭门自守,唯有三名女性(另加约翰)留在刑场那里,安慰耶稣黑夜中的心灵。即便耶稣在过去几个月中曾再三地告诉门徒们他将被钉十字架并于第三天复活,然而当那日子来到,只有两名妇女去看他的坟墓。当她们发现墓洞已空,又听到天使报告振奋人心的消息,就急忙跑去村里告诉那些“改变世界的人”关于墓门的石头被挪开、耶稣的身体已经不在的消息。然而,只有彼得和约翰跑去察明真相,其他门徒都拒绝相信她们所说的。抹大拉的马利亚是第一个遇到复活的基督的人,并且得到主的吩咐去转告其他门徒关于他从死里复活的消息。尽管上述事实都显明女性的举足轻重,许多基督徒仍然(以《圣经》的名义)轻视女性,排挤女性。即使在创世记的咒诅之下(丈夫有权于妻子之上),旧约时代的女性仍被赋予能力,担当先知、士师、女王和其他领袖角色。

 

当耶稣在十字架上舍命、为我们赎罪,人在伊甸园里所受的诅咒即被破除了,包括妻子受制于丈夫的这一条。然而,两千年后的今天,很多的教会只将这个救恩片面地归给了男性。女性仍要承受伊甸园里的咒诅的枷锁。事实上,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世界上许多的国家已经开始拥护女性的地位和能力,在政治、企业、教育和大部分社会领域中赋予女性领导权力;反而是在基督的身体里,许多人仍不赋予女性权柄,哪怕只是在一间只有50个会员的教会里担当长老的职份。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事实上是耶稣发起了妇女解放的运动,是他教导妇女,公开地对她们说话,保护她们不受宗教团体的逼迫,赋予她们权柄去服事。

 

经过多年的研究,我最终归纳出以下四点教会里男性和女性待遇迥异的原因。首先,魔鬼对女人的憎恨,远胜过他对男人的憎恨。当上帝宣布对蛇的咒诅时,声明了女性将与魔鬼为仇。因此,魔鬼战争的矛头就集中地指向了女性。其次,大多数男人没有安全感,削弱女性有助于使他们自我感觉强大。再次,许多基督徒误解了《圣经》中关于女性的经文的精义,所以不愿冒着触犯《圣经》的罪名去赋予妇女能力,或成为被赋予能力的女性。最后,从群体的层面来看,女性比男性缺乏竞争力,她们不是“典型的”战士,她们显得温顺、柔弱(或许这是因为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她们生的)。然而,男人却因这些特质视女性为弱势群体,并认为女性没有合格的领导能力。这使女性不但少了晋升的机会,也容易招致男性世界的攻击。

 

要说明的道理是:我们需要女性在社会的各个层面回到和男性平起平坐的地位;让上帝的旨意在地上充分地实现:两性一同作王,共同治理这地,全地得享平安。

 

如果你想进一步理解关于赋予女性权力和能力的神学理论,请参阅我的书《荣耀的女人:女性进入创世以来的命定》。

 

同意我的观点吗?请留下您宝贵的评论,让我知道您的想法。

Topics: 个性未分类领导


¡

comments